墨西哥的葡萄酒

阮公子

墨西哥食品總給人歡樂慶典的情懷,每回都像宴會般多色彩,所以本公子是墨國食品擁躉。但說到墨國的葡萄酒,則接觸有限。唯一次的試飲,是多年前的遊船假期時往Ensenada去一日遊,行程包括到訪一間修道院,也試嚐了那裡的修道士自己釀造的葡萄酒。但品質味道均不過爾爾,未有留下印象。當年墨國的氣候和地勢是種植葡萄的大挑戰,實在需要額外的人力物力和改革。

奇怪的是,墨國的釀酒歷史可回展至西班牙統治時代,偏偏那兒卻不流行喝葡萄酒,反而啤酒與龍舌蘭酒(Tequila)卻大行其道。政治動亂、政制和政權的不安壓蓋了長遠的釀酒歷史,為墨國帶來的是不成熟的釀酒業。國勢穩定下來,經濟環境改善、新一代有了新概念新接觸及採用科研的影響,今日的墨西哥酒釀,明顯地跨進了一大步。這是近日品嘗的墨國出品後的觀點,雖然在卑詩市場可購的墨西哥酒系仍有限得很,當晚所嘗的一紅一白給予不錯的評議。

屬年青派的Monte Xenic  酒莊才幾歲大,但背後的一班新血將傳統的耕稼勞動力配合著新科技新方法,已經有不在可漠視的成績。Chenin Blanc-Colombard 配當晚的第一道菜Sopa Tarasca 椒香豆茸蕃茄濃湯。此Chenin Blanc清新純淨,帶少許青蘋果的爽甜,恰到好處的酸度扣和著濃鬱的湯,是一個美麗的配合。湯不易趁酒,但在廚師Rossana Ascencio與年青的釀酒師的鑽研下,留下了好印象。

Nopales是那些像鮮人掌般的墨西哥梨,釀在雞胸裡焗香,伴一種也是墨國極普遍的以辣辣為主的濃鬱醬汁,是主菜,配的是 Casa Madero Shiraz,鄉土風味迷人,莓果與辣味平衡,酒韻不錯,可多待三數年醇厚之。Casa Madero     原來是全北美最老的酒莊,份量相當。

墨西哥有的是厚遠的飲食文化,去年便被聯合國教育科學和文化社列入保存和推廣傳統飲食文化的基要份子。新一代的年青人今日帶著熱忱、科技與對釀酒業及農務業的先進知識,將墨國的葡萄美酒以新優姿態再見江湖,實在是可喜可賀。雖然要在新舊酒國中揚眉,要在國際酒壇中奠立知名度,前面的路並不好走,但願意踏出第一步,便是一個好開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