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的砂勞越古城(Kuching)

雅麗詩是砂勞越旅遊局的加西代表,在她告知我們古城的四天行程會包括在原著土人伊斑族的長屋過夜前,古城和伊斑都是陌生的名字。她這樣說:「這是接觸大自然、土著生活與飲食文化的難得旅程!」我們在Semenggoh Wild Life Centre(砂勞越園林局管轄的野生動物環護中心,以成功地改善曾面臨絕種的長臂猿生態見稱。)的山區等候著,竟然出現了1 1只大大小小的長臂猿,包括兩位猿媽媽和背上的幼兒,在樹叢中跳躍爬行到來覓食。觀看牠們你追我逐和如何進膳的那一刻,便知道雅麗詩並無誇說。

驕陽下,古城鬱綠的山巒野叢、椰林蕉園、棕櫚樹、胡椒林與延綿的砂勞越河在眼前展迎著!

食在古城市區

在古城市區住了一晚,翌晨才啟程往長屋。甫放下行李,即往酒店附近覓食。知道有一間名叫Top Spot聲名極佳的半露天餐檔,步行便可達。不用十分鐘即看見該座停車場,餐檔就在六樓佔領著整個天臺。

這是一個集有六、七間大牌檔式的餐檔,以海鮮檔居多。檔前排滿是日海鮮,有皇帝大、肉蟹、竹蜆和多款鮮魚:金鎗,黑鎗、魔鬼、紅獅、花點斑、英武甚至有蘇眉。另外是本地菜蔬如芭菇菜、紅莧菜,油菜心、鮮竹筍和小咖瓜。站在檔前選擇吃什麼海鮮炒什麼菜,可非易事,因樣樣都新鮮,都似可口。最後點了一條約磅半重紅鎗,加少許椒絲薑蒜開邊蒸之;一磅竹蜆用豉椒爆香、一碟清炒芭菇菜和一碟香噴噴蛋炒飯。外加啤酒與茶水連貼士,共20元加幣!簡直平、靚、正。然而,那份美食樂趣與享受情懷,只屬此時此處的難忘經歷,無價寶呢!

拜訪長屋

三小時的車程、45分鐘河上泛長舟往上游後,終於到達目的地 — 屬於境內伊斑族的五千間土著長屋的其中一間。伊斑族人曾是獵頭族,也是長耳民,將有重量的耳飾穿在耳垂中,任耳垂拉鬆拉長,當年被視為美態。在土著生活逐漸現代化的化今天,獵頭與長耳已成歷史。

款待我們的此房長屋住有14個家庭,由一位有思考見地的族長阿安領導。阿安認定除了老與嫩者,每一位族人必須努力工作,用雙手來換取生活所需。阿安不單堅持這理念,更親力親為,以身作則,效果非常顯著。在山上建梯田種山穀米、開山辟地種胡椒、植橡膠樹取橡膠來作交易、更與當地旅遊局合作開發土著文化之旅,接待遊客到此,一面認識了解及接受現代文明,一面將伊斑的歷史手藝術推廣開去,亦藉此增添了收入之源。

簡陋但穩固的長屋全用竹和木做成,築在急速的泥河岸上。只一層的房舍立在堅穩的木樁上,外頭是以竹排搭的露台,裡面分外室與內室。外室是長廊般的通用大廳,一概族務宴樂喜慶都在這兒舉行。內室是一間間的房間,也是14個家庭的住所,起居室、睡房和廚房都在同一處。14個家庭輪流作東,為訪客煮食和準備歡迎晚會。但伊斑人不用桌椅傢俱,所以一概活動,包括吃飯睡覺閒聊慶典,全都席地進行。

與土著共進餐

晚餐在徬晚準備好,席設于東主之單位內。近廚房的草席上,是十來碟樸實無華的菜餚,是晚的主菜是導游帶來送給東道的全雞和雞腳。原來土著們與我倆一樣,極愛啃雞腳。雞腳加大量薑片用來煮湯,全雞斬件調味後爆香,加上多款的用不同調味料炒成的素菜,這是另一層次的豐盛。大家圍成一圈,邊吃邊閒談邊啖著他們自釀的米酒,雖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都被喜悅的氣氛感染著。經過導遊的翻譯,加上身體語言、手語和笑容,和飲之不盡的甜甜的米酒,這頓飯在輕快的節奏下完成。

飯後是歡迎會,有歌有舞有用民族樂器彈奏的樂韻,在長屋裡的族人都是席上客。這時候,我們將帶來的禮物,全是實用的食物與用品,獻贈給族在長阿安,由他分配給其他家庭。

第二天的早餐有多士炒蛋香蕉和晚餐剩下的些兒菜肴,雖簡單卻飽肚,正是黎明即起便一輪工作而回的族人所需的早點。早餐後不久,女士們開始為我們道別的燒烤午餐而準備食品。當一段段剛斬至約兩呎長的綠竹筒出現在廚房時,我倆的興趣與好奇心又再次被牽動了。

切片的咖子和鈴椒,濕透的山穀心米先分別包裹在蕉葉中,再塞進竹筒裡,噴水弄濕後放在火焰裡煮熟。醃好的牛排和雞塊放在用大鐵桶改裝而塊成的燒烤爐上,用樹枝木頭烤至香氣撲鼻時,和著從竹筒倒出的瓜果和米飯同吃,是難以形容的土著美味。沒有燒烤汁、不用香料和香草,只有他們慣用的烹飪技巧與大自然的賜予!但這頓河畔燒烤,在高級酒店與米子連餐廳都找不到呢!

www.sarawaktourism.com

www.sarawakforestry.com